南酌

由于最近查的比较严,《款款》暂时下架几天,重新上的时候会再发通知和链接。谢谢大家关心和支持w

郑徐《款款》终宣+预售

捞一捞,还有一周w

北斟:

臭不要脸地来给自己的大号打一下广告……有全职坑的朋友们吗!郑徐了解一下!


南酌:






入郑徐坑也快要两年了,断断续续写了五十来万,却还是第一次认真为他们做一个本子。《款款》的想法是一开始就有的,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,这三篇文的标题,合起来正好是徐景熙的名字。



非常喜欢他们两位,郑轩随心所欲却不随波逐流,平时看似无所欲求,可一旦确立了追逐的目标,就能爆发出无限大的能量。徐景熙还在成长,有丰富而善感的内心,有遥远的梦想,以及一身暗含锋芒的少年气。...



【郑徐】六月阳(2)

大纲出现严重变动,第一章有修改x

http://inchofash.lofter.com/post/1df04f6c_ee752b6e


之前几年的高考,都是考试前填志愿,每每把一边还在题海战术的考生愁掉一把头发。到了徐景熙这一届,改革成了出分以后再填志愿,于是考完到出分这大半个月,就成了毕业生最无所忧虑的时光。徐景熙本来计划了一大堆想做的事情,好日子真正来的时候,顿时懒骨头上身,只想舒舒服服窝在空调间里吃瓜睡觉看漫画,连午饭都是点外卖草草解决。这么稀里糊涂的过了一阵烂泥似的日子,直到支付宝微信余额都变成了零蛋,他才不得不揣着零钱出门觅食。

盛夏的正午,太阳火球似的挂在头顶。街边本来有...

郑徐《款款》终宣+预售

入郑徐坑也快要两年了,断断续续写了五十来万,却还是第一次认真为他们做一个本子。《款款》的想法是一开始就有的,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,这三篇文的标题,合起来正好是徐景熙的名字。

非常喜欢他们两位,郑轩随心所欲却不随波逐流,平时看似无所欲求,可一旦确立了追逐的目标,就能爆发出无限大的能量。徐景熙还在成长,有丰富而善感的内心,有遥远的梦想,以及一身暗含锋芒的少年气。

今年是郑轩十八岁生日,就把这个本子作为一个小小的礼物。未来还有很长的路,愿他能够一直自在,随心,做喜欢的事,和喜欢的人们一起,款款而行。


预售终于来啦!


-info

刊名:《款款》

Cp:郑轩X徐景熙

字数:13w...

【郑徐】六月阳(1)

徐景熙高考过后的那个暑假,小区门口那打了快半年“转让”的小服装店终于被下家接手了。

他们家距离市中心其实不远,奈何社区范围太大,整一片儿都是居民区,两道夹着一堆不怎么精致的小外贸铺子,不知货是真是假的玉石翡翠店,生意很不景气。工作日里鲜少有人光顾,偶尔有人悠哉悠哉地走过,也多半只是个过路的。就算是周末,逛街约会的大姑娘小伙子们也不会没事往这里瞎凑。

徐景熙在这里住了快十年,就没见过几个能开得久的。“洋子外贸”接着“张家小铺”,他已经看得麻木了,反正横竖都是一个样儿,因此也没对这位下家有什么新的期待。

眼瞅着十天半个月过去了,刚刚从应试教育中解放出来的徐景熙醉生梦死地在家里混了一阵,终于按...

郑徐《款款》一宣


在郑轩十八岁生日的死线之下,拖延症患者终于把这一本定下来了。

-Info

尺寸:A5

字数:13w↑↓(包含《款款》、《景刻》、《熙阳》

原作:蝴蝶蓝《全职高手》

CP:郑轩X徐景熙

页数:236P

售价:待定


-Staff

作者:南酌

G文:清臣 @执笔行凶 

封面:阿斐 @阿斐斐斐斐斐斐斐斐斐 

题字: @山鬼貳叁只 

校对:南酌

排版:薛定彻

代理:饮水JI工作室


试阅就不放啦,我的主页里全部都有。预售链接应该最近就会放,大家关注我的动态就好啦w

祝轩哥18岁生日快乐,未来有宽阔的大道和...

【郑徐】枕松(3)

可能要回顾上文哈哈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他说不清。可能是孩童时候一起跌爬滚打出来的情谊,可能是少年时晨光里的一个微笑,夕阳下的一次回头。未及怦然,已经心动,待反应过来时,他已经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,就像呼吸和心跳一样自然。
天气逐渐暖和起来的时候,绿意就争先恐后地覆盖上来。徐景熙放学后不喜欢直接回家,就往后山的草坡上一坐,捧着个单词本,比比划划地背。等到夕阳逐渐下了山头,才收拾东西回家。郑轩没事的时候会跟着去,怕他不自在,总是远远地缀着,要不就把帽子盖在脸上,在他身边躺着睡觉,每次爬起来都觉得后背被土地硌得疼。
“不喜欢回家学吗?”他拍着身上沾到的草屑,“我躺得背疼,你坐这么久屁股不疼吗?”
“不是...

一个小调查

款款准备出了,《款款》+《景刻》+《熙阳》,一共十二万字左右,六月一日发宣,赶得上的话直接预售。想来问问有多少小伙伴准备收呀?让我看一下我大概会亏多少……

【郑徐】枕松(2)

为了控制自己不要在final期间手贱打开新的脆皮鸭文学,强行把睡前一小时变成了摸鱼时间。
目前正在努力修正以前那种废话连篇的行文风格。

第一群白鸽拍打着翅膀盘旋上天空的时候,小镇醒来了。郑轩正在桌边撑着胳膊打盹,被窗外急促闪过的阴影惊醒,松松垮垮披着的毯子应声落地。
他赶紧捡起来,凭空甩了两下,随意地往脖子上一挂,一边去开冰箱。凌晨睡不着时候爬起来做的山楂冻已经凝结了,表面绷出细腻而紧致的果冻感。
郑轩看了一眼钟——八点多一些,那家伙应该已经起来了。他回厨房找了个便当盒子,裹了件大衣便出了门。

徐景熙已经在桌前吭哧吭哧做题了。他大概是怕冷,下半身全部裹在毯子里,时不时抽一下鼻子,远远看过去,像一只兢兢业...

【郑徐】枕松(1)

好久不见w睡前摸鱼产物↓后续不定期

-
从宣城市中心往南开两个小时,再泥地里颠一个多小时的老牛车,就是这座城市最边缘的镇子。宣城本就不是什么一二线的大地方,越开出去自然越是荒凉,到了边缘,视线里就只剩下莫名其妙支棱着的枯草,以及似乎要绵延到天边去的小山坡。
由于常年缺乏规划,树木都随着心意长,杂乱无章地一眼望过去,最尽头的那一块都被松树占据了,小镇就安安稳稳卧在里头。镇子小而旧,名字随意地写在歪扭的木牌上,在风吹雨淋里掉了墨色,凑过去看才勉强辩得出“枕松”二字。
没人说得清这文绉绉的名字是谁起的,只传说是古代某个文人游历至此,在明月松间一醉方休,随手在石板上题的,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用下来了。
镇子没什么拿...

救救孩子,我想回本

© 南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