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酌

【郑徐】镜里拈花(02)

*不是师生


大多数人身在人群中时,都会被大部分人的行为或多或少地影响——具体表现在徐景熙身上就是,身边的朋友们都在大笑时,他虽然不知道理由,但也会不由自主地跟着笑到喘不过气,而当身边人异口同声地尖叫……

他是从前门进的,多亏了角度倾斜,没看清电视机上突然动起来的女鬼的样子。可他也压根不需要看清,早就蹲守在门边的人和女鬼一起用尖叫迎接了他的到来,比迎面撞上高清鬼图还要刺激一百倍。

徐景熙本来想着第一天一定要严肃淡定,树立自己的威严形象哪怕一点也好,可就在这个尴尬的时刻,他的条件反射已经比理智先一步做出了反应。

一秒前面无表情推开前门的年轻老师跟着大叫一声连退三步,好歹没扔了讲义扭头就...

【郑徐】镜里拈花(00-01)

*根据之前很火的那个“概括你cp的一生”衍生出来的脑洞

*除郑徐二位,其余皆非全职人物,注意避雷

*学业繁忙,后续随缘


(00)

夏末秋初,下午五点。

周日晚上的咖啡馆打烊很早。夕阳透过茶色玻璃照进来,紧紧贴上白色墙壁,像稀释了的血迹。

郑轩刚收拾完最后一张桌子。他将手机钥匙悉数揣进口袋,顺手在书柜侧面一抹——一指被遗漏了的细微灰尘。

他指尖一并,捻掉。抹布已经挂起来了,他瞥一眼,心里想着,算了。

自从中午收到来自徐景熙的消息以后,他的手机就再也没有响过,静静地躺在口袋里,做一块没有感情的铁。

一段关系的结束不总伴随着意见不和,他们没有争吵,甚至没有矛盾,只是各自往前走着...

【郑徐】六月阳(8)

比较无趣但是不能缺的一段。


8.

郑轩不是一个喜欢人群的人,也说不上讨厌,只是本能地避开。可身在人海之中,无处可藏,他总不能找个山头住进去。郑家从祖上开始的几代人,全都是一点就炸的火药桶,还一个赛一个的愤世嫉俗,认为天下人都是傻逼,只有我最清醒。到郑轩这里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,莫名改了性子。他对待亲人和外人都是一样的温和友善,春风化雨,从小时候开始就这样,闹脾气了也顶多嗡嗡哭两声。长大性子收得更加沉稳,从没见过他歇斯底里吼过谁。久而久之,他似乎养成了一点点圣父性子,只要是接触过的人,他都愿意对他们好。

可他毕竟不是圣父,他身边的人也不是信徒。他收到的好人卡能塞满整个房间,他习惯...

【郑徐】立秋

徐景熙是被敲门声吵醒的。
眼下正是大好周末,勤快的人已经起了,而习惯晚睡的年轻人们脑子里有些啥都还没有晃荡清楚。夏天的八点,太阳早已升起来了,被里三层外三层的深色窗帘结结实实地挡在外面。屋内昏暗而安静,要不是敲门声愈发急促,他几乎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真实。
徐景熙吃力地眯开眼,翻成平躺,用手肘怼了旁边的郑轩两下。
那边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意料之中。他只好艰难地支起身子,随便套了身衣服去开门,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——谁大清早就催债似的猛敲门?
开门一看,竟然是住在隔壁的小姑娘。她宽大的格子睡衣也还没来得及换,门一开就顺着惯性往前一跌。徐景熙心里的那点不快顿时烟消云散,赶紧上前扶住她,看见一双泪汪汪的眼。
小姑娘是邻...

啊!谢谢小天使!!非常感动😭😭是自己曾经精心编排的东西都被人记住了的幸福感!!脱坑是不可能的,我还能苟,我还能写155551

鹤见锦:

郑徐同人本《款款》REPO
——用最清爽朴实的笔调,描绘最浪漫温柔的青春。

前段时间一直忘记拿,今天下午终于去拿了😭

我永远不会忘记去年暑假的我,6点01分紧张地坐在高铁上,就等一个特别关心的提示,等到了就会傻乎乎地边笑边看。

很喜欢这个封面,很好看,很有酌太的味道,一拆开就惊艳到了。

翻开书来印在我脑子里的词就是清爽,干净的文笔和把握得很出众的少年情愫,感觉心情都变得柔软又温暖。郑徐之间情感的进展推动并不突...

【郑徐】六月阳(7)

录专业这个事,没录的时候总想着,要是能录上让我做什么都行。可一旦录了又觉得无限惆怅,好像这一纸文书下来,自己的未来就已经被确定了似的。徐景熙一杯冰水浇灭了自己的不冷静,继而就陷入了这种矫揉造作的惆怅中。他抽出一点脑子仔细想想,自己确实没那么热爱数学。

那个被高考挡在墙外的世界,终于露出了它张牙舞爪的面孔。他不过十八岁,什么也没有规划过,绕来绕去也不过一个灵魂拷问——学了这个,我以后能做什么啊?

“我是不是只能去当数学老师啊?”

他记忆里的数学老师们,半秃着头,每天声嘶力竭地在讲台上吆喝,末了还不得不给订正不完试卷的家伙反反复复修正,抓紧着放学前的最后十分钟讲一道大题,生气了就粉板擦往桌上...

【郑徐】六月阳(6)

前文:http://inchofash.lofter.com/post/1df04f6c_eeb035b6

徐景熙晃出了小区才发现,自己根本没想好自己要去哪里吃饭。他戳在门口盘算了一下银行附近的餐饮,暗自敲定了一家黄焖鸡米饭。谁知刚走了不到百米,远处阴沉沉的云争先恐后地翻滚过来,白光一闪之后跟着隆隆的雷声,突如其来的暴雨兜头浇下。

梅雨已经轰轰烈烈地来了。

徐景熙慌忙蹿到屋檐下。

一般来说这种雷阵雨持续的时间都不会很长,可他在屋檐下等了十分钟,雨势却一点也没有减小的意思,反而是裤腿被溅出了一圈泥点子。

眼瞅着银行是去不成了,黄焖鸡也别想吃了。方圆五百米,唯一的选择就是身后这家泡面点。...

【郑徐】六月阳(5)

前文:http://inchofash.lofter.com/post/1df04f6c_eead50ae

徐景熙加了郑轩的好友三天以后,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真的像个透明人。两个人除了打招呼以后就再也没有过别的对话,朋友圈只展示最近三天,而他最近三天一条也没有发。签名没有,昵称是dumb。

Dumb……徐景熙无声地拼了一遍,心想还真符合。这人看上去对谁都客客气气,说了两句话才发现疏离得很,别说熟悉,连近都近不了身。作为一个自来熟,他在高中时候结交了一大群以黄少天为代表的同样自来熟的朋友,同桌半天就能勾肩搭背一起打球,再过个一两天就能达成互坑互损互惠互利的稳固兄弟关系了。

可这些在郑轩身上统...

【郑徐】六月阳(4)

前文:http://inchofash.lofter.com/post/1df04f6c_eea847b6


大热天的不在家里窝着,跑来水族馆闲逛,郑轩并不完全是心血来潮。

他前一晚莫名失眠,闭着眼辗转反侧半宿,收获了一堆乱梦。四五点时才有了一点睡意,又被晨鸟亢奋的叫声给闹醒。他只好不情不愿地睁开眼,盯着窗帘缝里一线暗淡的天光逐渐变亮。

他精神不足,坐到桌前也压根看不进书,揣了钥匙想下楼逛逛,便到书房门口和他爸说了一声。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回应,老爷子不知道又碰上了什么不顺心的事,置若罔闻,只当他空气。

郑轩特烦他这样,锁上门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他爸的脾气和他完全不一样,从年轻时就暴躁易...

退坑是不可能的!

轩窗画景舒

© 南酌 | Powered by LOFTER